雄鹰劲旅
预定热线
029-85266316

心系国防教育

共筑和谐家园

历史上的今天-9月14日大事记
来源: | 作者:雄鹰劲旅 | 发布时间: 2023-09-14 | 286 次浏览 | 分享到:

♦ 1939年9月14日 长沙会战开始

1939年4月,国民政府军事当局即确定了守卫湘北、赣北的基本方针。8月15日,日军第11集团军制定了《江南作战指导大纲》,开始调整和集结部队。9月1日又下达了临战准备命令。日军企图集中兵力打击第9战区主力兵团,稳定对武汉地区的占领,借以挫伤国民党军抗日意志,导致国民政府屈服,并推进汪精卫伪政权出笼 。

1939年9月上旬,第9战区判断日军有进攻长沙的可能,遂遵照军事委员会上述指示,制定了"战区决诱敌深入于长沙附近地区,将其包围歼灭之;赣北、鄂南方面,应击破敌军,以利我主力方面之作战"的方针,加紧调整部署,严整战备。并吸取南昌会战教训,特别注意破坏一切可资日军利用的道路。湘赣公路、湘鄂公路及九江、武宁、平江、长沙间公路,粤汉铁路岳阳至株洲段、湘赣铁路株洲以东,都在民众的支援下进行破坏或者拆毁,使日军机械化部队及重炮兵难以行动。

1939年9月14日夜,日军在赣北开始钳制性攻击。第106师团以主力由奉新、靖安一线西犯,至18日,已先后侵占第1集团军守备的会埠、上富、村前街等地,威胁高安左侧背。同时,日军第106师团配属的第101师团佐枝支队由大城南犯,18日侵占祥符观,续向高安逼近。第32军于19日放弃高安。

1939年9月20日,日军第11集团军命令第106师团在消灭高安附近之中国守军后,以一部掩护左侧背,主力进入修水、三都附近,切断第30集团军和湘鄂赣边挺进军的后路。据此,日军第106师团即以佐枝支队在奉新西南地区实行防御作战,以1个旅开赴武宁,主力则在上富镇附近集结,准备西进。

当日军进攻第1集团军和第32军时,在安义游击的第1集团军第183师团回师南进,18日,趁日军撤退之机,占领上富。17日,第74军由上高、宜丰、万载地区推进至高安以西之灰埠、泗溪、棠浦一线,19日攻占村前街。

1939年9月21日,第32 军一部乘夜在左家渡附近北渡锦江,击退日军,于22日晨克复高安。在湘北,9月18日起,日军第6师团及奈良支队连续攻击第52军新墙河北岸警戒阵地,第52军逐次退守新墙河南岸。至22日。第195师仍顽强坚守在北岸比家山据点。9月23日晨 ,日军第6师团、奈良支队强渡新墙河,突破守军阵地。第52军退守新墙河东南高地。日军上村支队于9月22日18时由岳阳启航,23日晨,一部在洞庭湖东岸鹿角登陆,主力迂回汨罗江,口以南,在营日登陆,突破第70军第95师阵地,继续向东南突进,企图切断粤汉铁路和长沙,平江间公路。

鄂南方面,日军第33师团于9月21~22日由通城附近出动,进攻第79军前进阵地。23日 ,攻陷第79军主阵地麦市,24日攻占桃树港,续向福石岭攻击。日军第33师团企图楔入渣津,切断第9战区湘北、赣北间主要联络线,尔后向平江地区进攻,协同日军第6师团、奈良支队、上村支队围歼第15集团军。

1939年9月24日晚,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鉴于湘北战局紧张,召开最高幕僚会议,确定:"第9战区作战,应保侍幕阜山根据地,在铁路正面,可逐次抵抗消耗敌人,换取时间,俟敌突入长沙附近时,则以有力兵团相机予以打击,尔后依状况将主力逐次转移株洲、浏阳、醴陵地区;并以第4军控制于湘潭方面,掩护湘、桂、黔各路。并命令在广西全县训练的中国第一支机械化部队--第5军以主力推进衡阳,1个师推进衡山,准备增援湘北作战。

1939年9月25日,第52军主力向汨罗江,南岸转移。日军第6师团、奈良支队跟踪南进,迫近汨罗江,北岸 ,一部伪装难民,偷渡汩罗江,袭占新市。上村支队一度占归义,被第70军反击克复。26日,日军猛攻汩罗江南岸,激战竟日,但未能突破守军主阵地。此时,日军第33师团仍被第20军顽强阻击于幕阜山区福石岭,日军围歼第15集团军于汩罗江畔的企图破产。日军第11集团军乃决定:"以主力向东迂回,在平江周围消灭预想从通城以南地区向南退却之敌兵团" 。27日命令第6师、奈良支队、上村支队向平江及其西南地区突进。

1939年9月27日,第9战区按照在长沙地区与日军决战的计划调整部署。

1939年9月28日,日军奈良支队经瓮江向平江迁回,准备策应其第33师团作战。日军第6师团、上村支队由汨罗江,畔开始分路南进。上村支队在三姐桥、栗桥陷入第77师伏击圈。第6师团一部1000余人在福临铺遭第195师伏击,受到重创。29日,由新市经金井南下的日军第6师团一部3000余人又在石门痕遭到第195师第566旅的伏击。30日,第25、第60、第195师向永安市(捞刀河南)、上杉市、石门痕日军猛烈反攻,日军已无力再南进。

日军第33师团,27日屡攻福石岭不下,遂以主力绕福石岭以西向南突进,攻占龙门厂,30日攻占朱溪厂。主力进入长寿街、龙门厂、献钟一带,在献钟以西三眼桥与奈良支队先头部队会合。此时。第79军尾蹑日军第33师团南下,开始向嘉义、献钟日军攻击;第20军向长寿街、龙门厂、朱溪厂日军攻击;第8军正由通山以东地区兼程南下,准备协同第20、第79军夹击日军第33师团。

赣北方面,9月23日,日军第106师团主力开始向修水方向西进。26日,其右纵队经九仙汤 、沙窝里突进了修水东南约30公里处的黄沙桥,为第72军新编第15师堵截。左纵队至25日攻占上富、横桥、甘坊。第9战区为防止日军继续西犯,26日命令第32军由高安向万载集结,准备开赴铜鼓布防。

第9战区前敌总指挥罗卓英命令第60、第74军围歼日军第106师团左纵队。25~29日,该两军遵今攻击甘坊、冶城一带日军,27日,第74军第57师克复上富,遮断日军退路,并逐渐将日军包围于甘坊附近。

日军第11集团军见主力方面不断遭到伏击、侧击和夹击,赣北方面第106师处境不妙,意识到态势日益不利,遂于29日下令撤退,同时命令第33师团经渣津东攻修水,接应第106师团。

1939年10月1日,进至永安市的日军首先向捞刀河以北撤退。2日,第15集团军各部开始追击,当日克复上杉市。3日,第25、第195师团师追击到达福临铺、金井附近。4日、又克复汩罗 、新市等处。至9日,第195师进占鹿角、新墙、杨林街之线,日军全部退回新墙河以北地区。

1939年10月5日,日军第33师团东窜修水城。10月6日,日军第106师团在第33师团策应下,开始由沙窝里分向奉新、靖安、武宁撤退。守军各部开始反击,当日,第15师攻克郭城市,向沙窝里挺进。第51师攻克桐木石,向九仙汤挺进。9日,第30集团军克复修水,15日克复三都,并继续追击,逐步恢复原阵地。


♦ 1988年9月14日 我国再度恢复军衔制

1988年9月14日,为利于军队的管理和指挥,解放军再次恢复军衔制,并在北京举行解放军上将军官授衔仪式。

军衔制是在1965年三届人大九次会议上取消的。1987年七届人大二次会议决定恢复军衔制,通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

新的军衔等级为:一级上将、上将、中将、少将;大校、上校、中校、少校;上尉、中尉、少尉;上士、中士、下士;上等兵、列兵。

9月14日被授予上将军衔的有:洪学智、刘华清、秦基伟、迟浩田、杨白冰、徐信、郭林祥、王诚汉、赵南起、李德生、张震、尤太忠、刘振华、向守志、万海峰、李耀文、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