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鹰劲旅
预定热线
029-85266316

心系国防教育

共筑和谐家园

历史上的今天-4月12日大事记
来源: | 作者:雄鹰劲旅 | 发布时间: 2024-04-12 | 41 次浏览 | 分享到:
.今天世界航天日
纪念日背景
冷战时期,苏联和美国为了争夺航天实力的最高地位展开了空前的太空竞赛。1957年,苏联的R-7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人造地球卫星(斯普特尼克),正式拉开了太空竞赛的序幕。在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后,外层空间问题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外层空间是除陆地、海洋、天空外,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第四大领域。 
1959年,联合国成立了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制定有关太空活动的法律框架,同时还致力于加强国际空间技术的研究,并促进国际合作。
1961年,尤里·加加林成为首次进入太空的人类。
1966年,在联合国的主导下,各国通过了《关于各国探索和利用包括月球和其他天体在内外层空间活动的原则条约》,即《外层空间条约》。条约规定,无论一个国家经济或科学发展程度如何,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应为所有国家谋福利;任何国家不能将外空据为己有;各缔约国应把宇航员视为人类派往外层空间的使节,在宇航员发生意外、遇难、或在另一缔约国境内、公海紧急降落等情况下,各缔约国应向他们提供一切可能的援助。此后,联合国又通过了四个有关规范外层空间的国际公约,另外还通过了5项相关原则,为国际社会在管理外层空间问题上提供了政策框架。
1969年,伴随美国阿波罗11号完成人类第一次登月任务,太空竞赛达到顶峰。
随着冷战降温,航天科技因高成本和高精密使各国走上合作发展之路,“竞赛”的概念逐渐成为历史。1993年,美国、俄罗斯、日本、加拿大、巴西以及作为欧洲航天局成员国的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比利时、丹麦、荷兰、挪威、西班牙、瑞典、瑞士共16个国家决定联合建造国际空间站,1998年正式建站,2010年转入全面使用至今。 

节日起源

1961年4月12日,"东方1号"发射升空,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61年前首次登上宇宙飞船遨游太空,绕地球飞行一周后返回地面。加加林的壮举实现了自古以来人类飞天的梦想,开启了人类探索太空的新纪元,使人类能够从一个新视角对宇宙及其生活的星球有了更好的了解。
2011年4月7日,在纪念人类首次太空飞行50周年之际,第65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确认4月12日为国际载人航天日,也就是世界航天日,以庆祝人类空间时代的开始。决议指出,每年庆祝这一节日不仅为了纪念人类空间时代的开始,还为了重申空间科技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增加国家和人民福祉以及确保和平利用外层空间的愿望。

历史大事记

♦ 1904年4月12日 藏军与英军战于江孜

  1904年4月12日,在这里就发生了惨烈的江孜保卫战。

战役背景

鸦片战争以后,英国与清政府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获得了许多在中国的特权。为了进一步掠夺资源以及开辟新的贸易线,遂在1904年发动了对西藏的第二次入侵战争,企图控制西藏,打开中国西南大门,将英属印度与长江流域的势力范围连成一片。

战役前奏

1903年11月,英国调集步兵、骑兵、炮兵3000多人,以护送荣赫鹏去和驻藏大臣谈判的名义,翻越则列拉山,强占了亚东。12月底英军又占领了帕里,并继续推进到堆纳。1904年1月4日,英军占领堆纳,在堆纳与奉命前来阻止英军前进的2000余人藏军相遇。藏方要求英军退回到亚东再谈判,荣赫鹏拒绝,双方开始对峙。
1904年3月31日,英军在做好充足准备后对藏军发动进攻。英军佯装和谈,要求藏军熄灭火枪的点火绳,自己命士兵退出一发步枪子弹,但随即又偷偷上膛。藏军不了解步枪结构,以为英军真的将子弹退膛,于是将点火绳全数熄灭,英军见状后开火。由于英军的出尔反尔以及武器装备巨大差距,这场所谓的战斗成了屠杀。最终莱丁色代本、郎色林代本等1400余人藏军牺牲,曲米辛果沦陷。而英军仅有13人伤亡。英军同时占领了古鲁,之后继续北上,进逼江孜。

战役过程

江孜的陷落

1904年4月5日,英军从古鲁出发,向江孜进犯。从古鲁撤退的藏军会同拉萨调来的援军,扼守康玛一带的山谷要地,并组织小分队,沿途袭扰敌军。当地藏民也自动拿起武器,纷纷参加抗英斗争行列。英军进至康玛南五六里的雪那寺时,遭到藏军二三百人的顽强抵抗。侵略军用步骑兵从三面包围了该寺。藏军英勇战斗,给敌以沉重打击,自己亦伤亡一百余人,被迫退往藏姆章防守。英军占领康玛后,大肆抢掠。西藏民军翻穿羊皮袄,混在羊群中引诱敌人,一次即杀伤侵略军二三十人,使敌人再不敢贸然出来抢劫。
4月9日,英军从康玛继续北犯,当行至距康玛十五里的山峡时,遭到据守藏姆章两侧高山的藏军阻击。藏军千余人依托山地工事,连续打退了敌人几次冲锋,使英军不能前进。最后,英军集中全部兵力,在炮火的支援下,一部兵力从正面进攻,一部兵力从翼侧迂回,包围了藏军阵地。藏军战士经过英勇搏斗,被迫突围。第二天,英军乘势侵占绍岗,11日进迫江孜。
江孜为宗政府所在地,南邻年楚河,周围是一片平原,其西有一条路直达日喀则,向东越过卡罗拉山(江孜东七十公里)通往拉萨。宗政府设在江孜城区最突出的宗山顶上,是个坚固的堡垒。在宗山的西北,与之相连的一座小山上有全城最大的寺院——白居寺。由于驻守江孜的军队大部分调往南面各隘口防守,交战失利后,又没有及时收拢,因而与英军相比兵力悬殊。在此情况下,江孜守军主动后撤。4月13日,英军占领江孜。侵略者抢夺了近百吨粮食和数吨火药,并对附近的寺院及村镇大肆烧杀抢掠。
英军占领江孜后,为了减轻运输压力和做好进犯拉萨的准备工作,留下一支拥有五百余支步枪、两挺机枪、两门火炮的部队和三个星期的食品,随同荣赫鹏驻扎于江孜年楚河畔的江洛林卡,其余部队由麦克唐纳率领撤回春丕。

卡罗拉战斗

江孜失守后,达赖立即动员各地藏民组织民团武装,向江孜一带集结。5月初,共有近万人到达江孜周围各隘口,其部署是:江孜附近二千五百人,绒谷一千五百人,浪卡子二千五百人,热隆一千人,日喀则一千五百人。此外,还在卡罗拉设卡守卫。卡罗拉前通江孜,后通拉萨,向南可以直插康玛,切断英军的运输线。该处设有一道横跨山谷的五百余米长的拦阻墙,由二千名西藏民军把守。英军于4月28日派骑兵一个连进行侦察,被卡罗拉守军击退。荣赫鹏担心藏军在日喀则、江孜一带募兵,5月2日下令扣留了江孜守备,并决定在藏军尚未完全集中之前发动进攻。由于驻藏大臣有泰对于西藏军民的抗英斗争非但不予支持,反而横加指责,执行一条“任其战任其败”的可耻方针,助长了敌人的侵略气焰。
5月3日,荣赫鹏派驻守江孜的三分之二兵力,即工兵三个连、步兵一个连及部分骑兵,携带火炮二门、机枪二挺,向卡罗拉进犯。经过三天行军,英军抵达卡罗拉藏军前沿阵地附近。侵略军企图先从两翼迂回,控制拦阻墙后面的制高点,再发起攻击。由于绕路过远,且两翼岩石陡峭,攀登困难,后又放弃了这一计划。5月7日上午10时,英军被迫从正面发起进攻,以一个半连沿河床前进,以一个连向藏军左侧阵地攻击,以半个连向右侧攻击,其余部队随同炮兵行动和守卫营地。西藏民军依托有利地形,顽强抗击,大量杀伤敌人。经四小时激烈战斗,毙敌军官一人、士兵十七人,迫使英军龟缩在山峡中,陷入“绝望之境地”。下午2时,英军再次发起进攻,在优势火力支援下,占领了藏军右翼一段拦阻墙。藏军增援部队五百人立即集结向前机动,准备夺回失去的阵地。但由于英军预备队已从藏军右翼投入了战斗,藏军的机动受阻。藏军为了改变不利态势,在左翼连续组织了三次阵前突击,均因遭敌机枪火力的拦击而没有达到预期目的。此时,从右翼突入之敌占领了藏军侧后高地,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藏军被迫退守浪卡子。
这次战斗,藏军在作战指挥和战术运用上都有了很大进步,改变了单纯防御的战法,注意了组织进攻。但由于装备落后,加之训练差,射击不准,尽管在兵力上占有优势,战士亦不乏勇敢精神,终未能阻止英军的进攻。
在卡罗拉战斗激烈进行之际,英军得知江孜驻地被袭,乃于占领卡罗拉后,急忙撤军回救。

江孜反击战

驻江孜英军分兵东犯卡罗拉后,仅剩一百七十名士兵防守,力量非常薄弱。集结在日喀则一带的西藏民军获悉这一情况,乃于5月4日晚出动一千五百人,直插江孜,很快占领了帕拉村、白居寺、曲龙寺和宗政府等要点,控制了整个市区,并包围了荣赫鹏驻地江洛林卡。
5日黎明前,潜伏于英军营地周围的西藏民军趁敌不备,突然发起进攻。他们一边喊杀,一边冲向敌营,抢占围墙枪眼,向敌营房射击。敌人遭此突然袭击,慌乱不堪,有的来不及着装就被消灭了。但由于民军未能及时冲入围墙,近战歼敌,致使英军得到了喘息时间,组织抵抗。一部分英军爬上屋顶,一部分把住了东北营门,拚命向民军射击。民军几次攀越围墙,均遭敌火力杀伤而未成,天明后被迫后撤。由于组织不严密,撤退途中,又有许多战士牺牲。在以后几天的战斗中,西藏民军仅依靠宗政府的堡垒火力进行封锁,而未乘敌孤立无援之机,再次发起进攻,彻底歼灭敌人。英军残部利用时间加固了工事。

5月9日,进犯卡罗拉的侵略军返抵江洛林卡,江孜英军的防御能力得到加强,但仍无法摆脱被围的困境,不得不采取守势,整天“蛰居斗室,不能越雷池一步”。西藏民军逐步缩小包围圈,相继占领了英军驻地周围的几个村庄,并派兵截击敌之通邮小分队,威胁其后方交通安全。英军为了改变被动局面,决定对附近村庄进行“扫荡”。在民军顽强抗击下,进行“扫荡”的英军虽然取得了一定战果,却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当英军发现民军准备袭击其营地时,即匆忙撤回。

5月24日,从春丕出发的英援军先头部队二百余人,携带十磅火炮两门,越过乃尼寺(江孜东南十一公里)的火力封锁,抵达江孜。英军在得到增援以后,为了保证后方运输线的畅通,决定向乃尼寺发起进攻。但当英军到达该寺时,西藏民军已转移他处。
当时,对英军安全威胁最大的是驻帕拉村的民军。该村位于英军营地约二公里处,房屋坚固,利于防守,并可直接攻击英军防御工事薄弱的翼侧。5月26日,英军派步兵三个连及部分工兵,携爆破器材从正面强攻,炮兵则迂回占领了一个可以俯瞰帕拉的山脊阵地,支援步兵战斗。但英军几次冲击均被西藏民军击退。由于房屋墙壁高厚,英军的榴霰弹失去作用,遂以工兵进行爆破,企图突破民军的防御。但英军爆破一次,仅能进入一个庭院,无法扩大突破口。西藏民军依托有利地形,与英军逐屋逐院展开争夺,先后毙伤敌官兵二十三人。经过十一小时的艰苦战斗后,民军始被迫后撤,英军随即占领帕拉村。之后,民军致力于加强宗政府堡垒的防御,并不断前出袭扰敌人,使英军不得安宁。英军由于兵力单薄,不敢贸然向宗政府发动进攻,以致仍处于被围状态。6月5日,荣赫鹏率四十名骑兵驰回春丕求援,途经康玛时,受到三百多名藏军的袭击,几乎毙命。西藏民军在江孜反击作战的胜利,大大鼓舞了士气。可惜的是,民军缺乏严密的组织和得力的指挥,因而未能一鼓作气,彻底歼灭敌人。江孜战局的变化,使英国政府手忙脚乱。
英印事务大臣布罗德里克声称:“政府业已决定,不管什么生力军,只要印度政府认为必要,均可调往江孜去。”6月中旬,侵略军的增援部队在春丕集结,计有:四个土著士兵营二千八百人、英皇家步兵连四百人、英山炮连二百五十人、土著山炮连一百人、土著山地步兵连二百人、民夫和运输人员七千六百人和配属的其它小分队,总计在一万一千五百人以上。除来福枪、手枪外,尚携有火炮十二门、机枪数挺。此外,还备有牲畜七千五百头,运输车一千六百五十辆。
6月13日,麦克唐纳和荣赫鹏率援军相继从春丕出发。途经乃尼寺时,遭到八百名西藏民军的顽强阻击,死伤十五人。在江孜英军接应下,才于23日抵达江孜。为了解除西藏民军对江洛林卡及帕拉村的包围,英军首先向江孜外围的民军据点发起攻击,先后占领了江孜北面和西面的十二个村庄。6月28日,英军进攻江孜西北三公里的则城寺(即翟金寺)。一千二百名藏军苦战一天,经激烈白刃格斗,最后撤出战斗,江孜至日喀则的交通随之断绝。至此,英军从三面包围了江孜宗政府及江孜街的守军,并控制了水源。江孜民军面临一场更加严酷的战斗。

为了保存实力,避免更大的伤亡,西藏地方政府再度作出忍让的决定。7月1日,达赖派出的宇妥噶伦、大喇嘛、大仲译及三大寺代表到达江孜,与英军谈判。但是,荣赫鹏无理要求西藏民军于7月5日正午前撤出宗政府,谈判终于破裂。
7月5日下午,英军向宗政府和江孜街发动进攻。进攻江孜街的英军分为左右两翼。守卫江孜街的藏军利用已筑起的围墙和房舍,奋勇还击,毙伤敌官兵多名。直至傍晚,英军方占领了江孜街。在宗政府方向,英军先派出步兵六个连和骑兵一个连,携炮二门,从左翼佯攻炮台之岩石方面,以牵制西藏民军主力,使其误认为是英军的主攻方向。黄昏后,英军撤回,趁夜暗又遣步兵十二个连、骑兵一个连、工兵半个连,携炮十二门,进至宗政府东南的外围阵地。这一带多悬崖绝壁,系民军指挥所所在地,是整个防御的要害。阵地前比较开阔,有民军修筑的多道围墙。但英军认为用火炮可以将其摧毁,故选择这一方向进攻。7月6日,英军在炮火支援下发起攻击,经数小时激战,付出了重大伤亡,始抵达宗政府脚下的边缘阵地。当日下午,英军集中所有炮火向围墙轰击,始炸开一个缺口。这时,一个藏兵装药不慎,引起山上火药库爆炸,加大了墙垣的缺口。英军立即发起冲锋,蜂拥而上。西藏民军虽用火力封锁缺口,但未能阻止敌人的前进,遂拆下墙上巨石投向缺口,与敌展开白刃格斗,打死打伤敌人数十名。最后,在敌人优势火力攻击下,西藏民军被迫突围,向拉萨方向撤退,江孜重新沦于敌手。7月7日江孜宗山最后的500多名藏兵在弹尽粮绝下全部跳崖,江孜宗山和白居寺在内的江孜全城沦陷。


♦1944年4月12日 毛泽东发表《学习和时局》讲演

1944年4月12日,毛泽东在延安高级干部会议上作《学习和时局》的讲演,传达中央政治局关于研究党的历史经验应取何种态度等几个重要问题的结论。他强调指出:“中央认为应使干部对于党内历史问题在思想上完全弄清楚,同时对于历史上犯过错误的同志在作结论时应取宽大的方针,以便一方面,彻底了解我党历史经验,避免重犯错误;又一方面,能够团结一切同志,共同工作。我党历史上,曾经有过反对陈独秀错误路线和李立三错误路线的大斗争,这些斗争是完全应该的。但其方法有缺点:一方面,没有使干部在思想上彻底了解当时错误的原因、环境和改正此种错误的详细办法,以致后来又可能重犯同类性质的错误;另一方面,太看重了个人的责任,未能团结更多的人共同工作。这两个缺点,我们应引为鉴戒”。毛泽东的讲演,还总结了抗日战争的经验,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力量,在抗日时期经历了上升、下降、再上升三个发展阶段,已完成打败日本侵略者、解放全中国的必要的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他强调,为了争取更大的胜利,必须在党的干部中间提倡“放下包袱和开动机器”。




新闻分类